dhy大红鹰_欢迎光临|官网

文苑撷英
您当前所在位置是:首页 >> 文苑撷英
崔成龙——《又到一年打枣季》
发布时间:2021-10-01     作者:崔成龙    浏览量:398    分享到:

偶然之间,打开手机刷着朋友圈,被一组晒有枣树林里拾枣的照片所吸引。突然才意识到老家的枣子熟了,又到一年一度的打枣季。记忆中,每年的打枣时节也就是国庆节左右。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陕北娃,每逢到了这个时间,脑海里山间的梯田地块中枣树上和枣树地里会看见一大片的大红枣。直到现在,耳边还会响起两三米长的木棍敲打枣树的“啪啪”声和红枣落地“咚咚”声。     

每年的国庆放节期间,伴随着孩子们的假期,整个陕北会陷入忙碌的秋收季节,而对于这个座落于陕西省东北部黄河中游西岸,榆林市东南部,毛乌素沙地的东南缘的佳县小镇,红枣是当地产量、种植最多的一种植物,也是自然而然变成了秋收季的主要角色。    

每年入进秋收季节期间,农户们每天早出晚归便成了整个镇上村民们不约而同的出行时间点。每天早上六七点大人们会把准备好的干粮、零食和用来装枣的麻袋、编织袋、大小不一的竹篮子带着,早早进入田地开始了一天打枣、捡枣的忙碌,也正是此时,孩子们也迎来了田间美好的娱乐时光。正当孩子们在田间嬉皮打闹乐不思蜀时,“成天不好好学习,以后就是种地的庄稼汉”大人们也不会忘却利用收秋的苦和累,为孩子上一堂生动的教育课。但在孩子们的眼里,每天活蹦乱跳在田间里,反而成为了他们平日里罕见的世外娱乐桃源。

记忆最深的就是捡枣的时候,下蹲和跪姿是捡枣农户必备的技能,只见大人们挥动着手里的三四米长粗细不同的木棍不停的敲打在枣树上,经过一整个夏天风吹日晒熟透了的大红枣也安耐不住秋天的寂寞,随着木棍敲打的方向噼里啪啦的落地而下。而此时,枣子敲打在枣树底下孩子们的身上和头上也会让孩子们时半会缓不过神来。因为枣子掉落下来方向不一,有掉在杂草林里,有掉在别人的田块里,有掉入了沟渠里,会为捡枣子带来更大的难度。等到枣树上的枣子被敲打落光时,农户们便开始下蹲或跪在地上捡枣,伴随着一竹篮一竹篮倒入提前备好的麻袋或编织袋子里的嗖嗖声,突然一句“吃饭了”的纳喊声打破了正在田里忙碌的大人小孩子们,这也是孩子们一天里最期盼的事情。    

为了节省时间,秋收季节里每天的午饭基本都会在地里解决,各家各户的妇女会提前回到家里把饭做好,那时候,稀饭是装在银白色的大铝茶壶里,饭菜则是为了保温用干净的布块盖在盛饭的盆上面,那时候的饭菜只有土豆、粉条、白菜做成的熬菜配上自家蒸的比拳头还要大的手工馍,虽然饭菜单一又没多大油水,但吃起来还是香劲十足,也许正是应了那句话“饿饭才是好饭”。每天的晚饭则是要等到全家人把全天收获的战利品全部运回家里存放妥当后方可进行,直到现在也许最思念的就是一家人围成一圈吃着母亲蒸的手工馍就着咸菜,最后每人还要来一大碗钱钱饭,有时也会选择吃饸络面。    

记忆里最难忘的就是晚上收获的时候,由于家里的庄稼地大多位于河对面的半山腰上,每天收获的红枣都是要从河对面的半山腰背到山底的河边,再穿上雨鞋将枣子背到河对岸的三轮车上,由于自己个子高,又喜好在河里跑来跑去,所以背运的任务自己总是抢着干,长辈们总会在背后提醒自己“慢点走慢点走,小心滑倒”。每逢傍晚时分,每家每户的年轻小伙子会骑着摩托车、三轮车,开着皮卡车把全家人当天的在地里所有的收获一并拉回家去,此时平日里三三两两的行人街道里呈现出一番车水般喧哗的景象。每日的收获战利品也变成了大人们之间最多的攀比话题。    

枣子收回来后,农户们自家会先把个头大、长相美观、颗粒饱满的挑拣出来腌制成酒枣(醉枣)或者晒干留着来年包粽子、枣糕、熬稀饭吃;其余的则是直接卖给回收枣子的外地商家或者晒干后自己家里保存好来年再卖出。而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枣子加工水平、技术的升级拓展,枣子会被商家们加工成熏枣、核桃枣、水晶枣、蜜枣等高端产品远销全国各地。    

现在想想,那时候纵然成天疲惫不堪,但一家人在一起的欢声笑语里充满了幸福感。而如今,自己却漂泊他乡,老家里的枣树地也变成了杂草丛生的荒地,但那里留下了我美好童年的记忆。(崔成龙)

Baidu
sogou